辣文吧 > 亚博体育官网 > 东京警事 > 新干线上的搜查 第23章 桐村屋
????“蚯蚓粉末吗?看来您是遇到了一位非常懂得木质浴池清洁技术的行家啊!不过这种清洁剂不是光知道原料就可以制作出来的,还需要匠人本身就拥有丰富的经验,懂得不同材质的木材适用何种配比的药剂,真要说起来,这可是一门很难掌握的技术啊!”

????听到梅垣鞠子一下子就说出了蚯蚓粉末和苛性钠配比而成的清洁剂蕴含的一些相关知识,林修一顿时就知道自己是找对人了。于是他赶忙迫不及待的向梅垣鞠子请教道:

????“这么说,您就是知道谁懂得配置这种清洁剂了?”

????“嗨咿,早年间我曾经被母亲送到京都的高档日式旅店里学习过,就是在哪里我曾经见到过利用蚯蚓粉末和苛性钠配置清洁剂的匠人。当时我记得他好像是用自己的舌头来分辨药剂的比例是否合适的……”

????梅垣鞠子抬起头来,仔细的回忆起了早年间的一些往事,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道时光如梭。

????“能不能请教一下用这两种药剂配置清洁剂的师傅现在在什么地方?”

????“啊……抱歉,刚才不小心想起了一些年轻时候的事情,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罢了……”

????梅垣鞠子稍微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然后又端起了身前桌案上的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这才平静的对林修一说道:

????“当年我在京都修习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京都桐村屋的清洁匠人桐村师傅,我记得他那时就是用苛性钠和蚯蚓粉末来清除木质浴池内渗入木材当中的污渍的,那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的深。当年,我是在母亲的安排下专程到京都有名的上羽屋学习旅店经营知识的,而那时我在上羽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打扫客人们使用过的浴池,而桐村师傅当时正好也是上羽屋的浴池清洁师傅。”

????“因为工作时经常接触到缘故,我多多少少的对桐村屋的清洁剂配方有所了解。那时候只要有清洁浴池的需要,桐村师傅就会一个人带着工具上门,而且每次配置清洁剂的时候,都不会对我有所避讳,我曾经问过桐村师傅,难道不怕我把他的配方学了去吗?他当时就告诉我他所使用的两种原料分别是苛性钠和蚯蚓晒干之后制成的粉末。至于具体的配比,则需要匠人用舌头来分辨是否和需要清洁的木材相匹配。”

????“我记得他当时还亲自演示给我看过一次,用手指蘸一点配好的清洁剂放进嘴里,尝一下味道之后马上就吐出来。他演示过后就向我询问过是否有勇气尝试一下。我那时很没出息,只是用手指沾了一点粉末,刚刚举到眼前就忍不住吐了出来,现在想起来,真是太丢脸了……”

????听着梅垣鞠子将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娓娓的道来,林修一也不禁被梅垣鞠子的这段经历所打动。尤其是他和桐村师傅相处时的一些点点滴滴的回忆,听得出来,梅垣鞠子对桐村师傅非常的尊敬,不过在尊敬之余,却也有着像朋友一样的友情掺杂其中。

????“桐村师傅有时候会向我抱怨,说是现在愿意安下心来和他学习木质浴池清洁技术的人实在是越来越少了。他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了,却始终无法为自己的手艺找到一门合适的接班人。传统的木质浴池清洁技术,在他之后恐怕就要失传了……”

????梅垣鞠子说到这里,神情也有些落寞了起来,也许是想到了当年桐村师傅对他的照顾吧!不过林修一现在最关心的答案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了,藤木美奈都那一身的清洁木质浴池的本事是怎么得来的,总不会是她自己凭空琢磨出来的吧。

????“老板娘,能不能请问一下,桐村师傅现在居住在什么地方,还有,他的这门清洁木质浴池的手艺最后到底传给了谁?”

????林修一看到梅垣鞠子突然停了下来,于是赶忙向梅垣老板追问道。

????“桐村师傅吗,好像就在我从上羽屋回来不久,就因为疾病去世了。至于他的这门手艺,应该也没有什么人继承吧。桐村屋在桐村师傅逝世之后也就正式歇业了……”

????“不对,难道桐村师傅就没有子女和亲人吗?说不定他后来又把自己的手艺传给了谁也未可知。”林修一突然有些焦急地准问道。

????“子女吗?桐村师傅倒是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女儿,不过他的女儿考入了东京的某所着名的大学,就连桐村师傅都对她回来继承家业不抱希望了,而且清洁浴池这种工作基本都是男性在干,怎么可能会把这门手艺传给女性呢?”

????“女儿!您是说,桐村师傅还有一个女儿!”

????林修一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一次梅垣屋之行总算没有空手而归。既然桐村师傅还有一个女儿,按照梅垣鞠子的年纪来推算,那个女子的年纪似乎应该比梅垣鞠子略微大上几岁,这样看来,藤木美奈都似乎就应该是桐村师傅的独生女儿了。而这个推论也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藤木美奈都会掌握清洁木质浴池的技术。

????“嗨咿!不过她当年可是考入了御茶水大学啊,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回来继承桐村物了吧!”

????御茶水大学啊!在那个年代考进了御茶水,确实不太可能回来继承家业了。但是桐村师傅的女儿又很有可能就是藤木美奈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早在几十年前就考入了御茶水女子大学的精英女性晚年会靠着当清洁工来谋生。但是林修一却隐隐约约的觉得这其中一定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只要循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就一定能够找到犯罪嫌疑人杀害野口英治教授的真正动机。

????“那么,梅垣老板娘,您有没有见过桐村师傅的这位女儿呢,又或者,您有没有听过有关她的一些事情?”

????林修一既紧张又期待的向梅垣鞠子问出了自后一个关键问题,但是梅垣鞠子只是略加思索了片刻,就对林修一遗憾的摇了摇头。